虚则恒

在一棵树上吊死

我的小鱼你醒了
还认识早晨吗
昨夜你曾经说
愿夜幕永不开启
你慌乱的心跳
温润的体香里
那一缕长发飘飘
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
是你的泪,还是我的泪
初吻吻别的季节
不是已经哭过了吗
我的指尖还记忆着
你慌乱的心跳

苏修美帝
其实伞修也可以叫“苏修”来着,哈哈哈!